您的位置:买球网站 > 网球相关 > 俄黑客入侵WADA数据库,到底是谁在使用

俄黑客入侵WADA数据库,到底是谁在使用

发布时间:2019-08-21 19:41编辑:网球相关浏览(168)

      图片 1

     美国体操名将西蒙·拜尔斯
    

    这家黑客网站公布消息称:“小威廉姆斯,世界著名网球运动员,服用盐酸羟考酮和氢化可的松、强的松、强的松龙、甲基强的松龙等。最近一次被批准使用泼尼松龙是在2015年6月,为期6天。大威则是使用了泼尼松、泼尼松龙、曲安西龙等违禁药物。

    之前,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孙杨药检有问题的情况下,澳大利亚运动员、西方媒体各种兴风作浪;如今,他们自己家运动员真的药检阳性了,与霍顿同一战线抨击孙杨使用禁药的运动员们却表示对此不清楚,还告诫说:“这是个人的事情,希望能尊重她的隐私。”

      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遗憾和担忧的恐怕还不止于此,随着魔幻熊组织披露更多的揭秘文件,他们或许将面临新一轮的风暴。

    不过,俄罗斯发言人随后否认这次黑客的攻击行为和俄政府有关。

    浏览:225次

    图片 2

      自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公布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导致国际奥委会作出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后,他们的官网就多次受到了黑客组织的攻击。

    该机构在官方网站的声明中谴责这种网路攻击行为,并称此举是要打击全球反兴奋剂系统,削弱对俄罗斯重建信任的努力。

    北京时间9月14日,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Fancy Bear)在其网站上声称,它们侵入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发现了大量未公开的文件,其中美国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和里约奥运会四枚体操金牌得主西蒙斯-拜尔被WADA允许使用违禁药物。

    图片 3

      图片 4

    该组织公布的文件显示,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网球选手塞雷娜·威廉姆斯分别于2010年、2014年、2015年获准服用羟考酮、氢吗啡酮、泼尼松、氢化泼尼松、甲泼尼龙等成分的药物,而姐姐维纳斯·威廉姆斯分别于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年获准服用含泼尼松、氢化泼尼松、曲安奈德、福莫特罗的药物。但文件中并没有透露让这些运动员获准服用禁药的诊断书。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邮件中显示,美国著名游泳运动员克拉克曾在检测中药检呈阳性,USADA要求重检并以技术原因掩盖。他们一边拿奥林匹克公平竞技的口号站在道德制高点打压美国人的政治对手,一边给美国运动员开绿灯,这双重标准吃相就太难看了。反兴奋剂机构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允许某些国家某些人吃禁药还让他们照常比赛!而且为他们“保密”!这是奥林匹克精神者践踏和嘲讽。

      该网站还声称在美国女篮队员艾琳娜·戴勒·多恩的药检中查出了安非他明。此外,从2014年开始,多恩就开始使用氢化可的松,这同样是一种违禁药物。

    图片 5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方面承认数据库遭到黑客入侵,而该黑客组织公布的是医疗数据属于“治疗用途豁免”,即在证实运动员有医疗需要的前提下,可以服用某些被列入禁药名单中的药物。

    图片 6

      多恩也被披露药检中查出安非他命。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随后证实,他们的数据库的确被黑客侵入,大量数据被盗,而此次的黑客攻击来自于俄罗斯。

    图片 7俄黑客入侵WADA数据库 

    图片 8

      而西蒙·拜尔斯曾在今年8月的一次药检中被检测出违禁药物盐酸哌甲酯,但她并没有被取消参赛资格,而在2013至2014年,拜尔斯还被允许使用右旋安非他命(dextroamphetamine),魔幻熊声称:“在侵入数据库得到这些文件并详细研究之后,我们发现有几十名美国运动员的药检是不合格的。而这些里约奥运会的奖牌得主是在披着诊断证书的光环下非法使用了强效药物。”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在里约奥运会期间,俄罗斯田径队因兴奋剂丑闻被国际田径协会取消参赛资格,俄罗斯代表团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诉讼要求参赛,但最终被驳回。

    图片 9

      而在北京时间13日深夜,来自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Fancy Bear)在其网站上声称,在侵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拿到大量未公开的文件后,他们发现美国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和里约奥运会四枚体操金牌得主西蒙斯·拜尔被WADA允许使用违禁药物。

    图片 10

    特别是以男子的高度难度震惊体操赛场的拜尔斯,居然在2016年奥运之前8月份就尿检阳性,居然也能轻松进入奥运赛场。答案是,他们的兴奋剂并不是什么高科技,而是欧美、日本大多运动员都可以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申请一个“医疗豁免”,也就是说给个疾病证明,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使用禁药了,比如拜尔斯服用禁药的理由是她有多动症,需要长期治疗。

      拜尔斯在里约豪取4金,但揭秘的文件显示其8月药检未过关。

    该黑客组织还表示,首先公开美国奥运代表队的资料,之后还要公布其他国家队。

    大家也许不知道,美国才是使用兴奋剂的鼻祖,也是兴奋剂的重灾区,诸多体坛名将都是名副其实的药罐子。传奇短跑飞人、奥运会9枚金牌得主刘易斯亲口承认嗑药,田径女皇琼斯当庭承认服用兴奋剂;我们年轻时课本上的偶像——环法冠军阿姆斯特朗更是个药人,他的睾丸癌就是兴奋剂导致的;女飞人乔伊娜更是在38岁就在睡梦中离奇猝死,她创造的女子100米和200米世界纪录至今无人可及,德国反兴奋剂专家韦·弗兰克就坚定地说:“乔伊娜在1996年4月就犯过心脏病,那就是服用类固醇带来的后果。我敢肯定乔伊娜死亡的原因就是兴奋剂。”

      换句话说,他们是得到允许使用了违禁药物,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和国际奥委会医学和科学部门的腐败和欺骗性。

    据纽约时报报道,“魔幻熊”是一个经常破坏政府机构、大型公司、非盈利组织的俄罗斯网络间谍团体。这一组织被认为与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有关。

    在光州世锦赛上,正当澳大利亚的“霍顿”们对孙杨阴阳怪气喋喋不休的时候。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随后证实,他们的数据库被魔幻熊组织侵入,并窃取了大量数据。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中称:“俄罗斯的黑客组织窃取了里约奥运会的一些运动员资料以及医疗数据,并将之发布在网络上。对于运动员的机密信息被黑客组织掌握并造成的泄露威胁,我们深感遗憾。”

    此外,另一位美国体操名将西蒙·拜尔斯2016年8月的哌甲酯测试结果呈阳性,但未被禁赛,并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得4金。她也分别在2012年、2013年、2014年获准服用安非他明。

    他们“双重标准”的虚伪嘴脸,实在是令人作呕。澳大利亚泳坛,就从来没有干净过,霍顿的队友弗雷泽-霍尔姆斯、玛德琳-格罗夫斯曾在12个月内错过三次药检,从2017年开始被停赛12个月。霍顿的前辈,澳大利亚传奇游泳名将索普使用兴奋剂的被证实的时候,全澳大利亚游泳界都在为索普洗白。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澳大利亚游泳队曾经集体服用禁药。这都是举世皆知的丑闻,但他们依旧可以装模作样,贼喊捉贼,污蔑中国选手。

      该黑客组织已经将几十份有关美国运动员的数据报告上传到网络上。他们称小威在2010、2014和2015年被WADA允许使用含有盐酸羟考酮(oxycodone)、氢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强的松(prednisone)等禁药成分的药物,而其姐姐大威廉姆斯在2010至2013年间,被WADA允许使用含有泼尼松(prednisone)、泼尼松龙 (prednisolone)、曲安西龙(triamcinolone)等禁药成分的药物,但揭秘的文件中并没有显示有医生的诊断书作为WADA允许她们使用这些含禁药成分的药物。

    图片 11

    我们来看看那些持证吃药的欧美运动员,都是身患各种疾病,需要治疗,不是多动症,就是哮喘,就是心脏病,不知道还以为这不是奥运会,而是残奥会呢。

    对于信息遭到泄露,拜尔斯于当地时间13日在其推特上发文表示,自己患有ADHD因此从小就开始服用药物,她不会为此感到羞愧。她表示:“请相信,我坚持干净地参加比赛并一直遵守相关规则,以前是这样,今后也会如此,因为一场公平的比赛对我和体育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如果我们的运动员因为没有使用禁药,而输给了使用禁药的运动员,丢了金牌,请问这到底公平不公平?

     美国网球名将塞雷娜·威廉姆斯
    

    图片 12

    综合外媒消息,近日,一个代号为“魔幻熊”的俄罗斯黑客组织入侵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资料库,随后在网上泄露了美国奥运运动员的机密医疗档案,并谴责WADA允许这些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

    展开剩余87%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美国体操局局长彭尼称:“拜尔斯已经填写了USADA以及WADA的相关的文件,她并没有违背相关的规则。国际体操协会、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以及USADA也已经证实了这点,拜尔斯以及美国体操运动协会中的每个人都坚信在同一起跑线上竞技的重要性。”

    2016年的时候,俄罗斯黑客入侵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数据库,曝光了六批禁药名单使用禁药的运动员名单,从体操小金刚拜尔斯,到网坛名将威廉姆斯姐妹,再到乒乓球名将波尔、福原爱,再到泳坛名将坎贝尔、金藤理绘,大批欧美、日本、澳大利亚的冠军级别运动员长期服用禁药,却能逍遥法外,免除追责。

    据俄罗斯卫星网14日报道,该黑客组织的声明中称:“在仔细研究侵入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数据库后,我们查明,大量美国运动员的药检结果为阳性。里约奥运会的一些优胜者在获得以治疗目的用药的允许后定期服用禁药。换句话说,他们有服用禁药的许可。这再次证明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与国际奥委会科学部的腐败和虚伪。”

    凭良心说,我们不该支持任何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但在这个大环境下,世界竞技体育根本不公正,欧美发达国家运动员吃了几十年的禁药居然丝毫不被谴责,如今更是堂而皇之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庇护,奉旨吃药,在这样的黑暗森林法则下,单纯要求我国的运动员干干净净,确实是圣人的选择,但对于我国的运动员来说,确实极度的不公正。

    据BBC中文网9月14日报道,被入侵的资料库包含那些因医疗用途获准使用禁药的运动员。根据“魔幻熊”公布的保密档案,WADA在不同时期允许美国网球运动员威廉姆斯姐妹以内科治疗为目的服用禁药,此外,美国四届奥运体操冠军西蒙·拜尔斯药检结果呈阳性,却并未被禁赛。

    竞技体育就像中世纪的骑士战争一样,如果大家都讲规则,都讲绅士风度,那么我们也应该讲绅士风度,公平竞争,风度第一,比赛第二。但如果一方早就破坏了规则,或者说他们能够肆意歪曲规则重新解读规则,钻漏洞耍手段,如果我们还是以德服人,唾面自干,那就是顽固不化宋庄公,不但不会得到尊重,甚至还会被耻笑。

    图片 13

    也就是说,美国体育机构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原本就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他们的运动员就是奉旨吃药,奉旨打针,若不是黑客组织破解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我们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永远不会知道所谓的公平公正、更高更快更强下面藏着多少令人恶心的东西。以前我们以为奥运会比的是人类的身体素质和体育精神,后来我们以为奥运会比的是各国的科技水平和生物制药能力,现在才知道,奥运会比的还是政治,比的还是国际关系,比的还是谁掌握了话语权,比的是谁能走后门搞关系,谁能“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该机构表示:“俄罗斯的黑客组织窃取了里约奥运会的一些运动员资料以及医疗数据,并将之发布在网络上。对于运动员的机密信息被黑客组织掌握并造成的泄露威胁,我们深感遗憾。”

    他们自己家后院失火了,据澳大利亚第九电视台网站27日报道,霍顿的队友、澳大利亚国家队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被查出药检呈阳性反应。

     Fancy Bears网站声明
    

    图片 14

    这层窗户纸早晚要捅破,在兴奋剂这档子事上,美国人根本没资格占据道德制高点对别人指手画脚,最先玷污奥林匹克精神的正是他们自己,1904年奥运会的马拉松世界冠军希克斯,在精疲力竭的时候,注射了两针,喝了杯法国白兰地,药力和酒精使他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他最先跑到了终点。当希克斯借着药力率先冲过终点线后,因疲劳和中毒昏倒在地,4名医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他苏醒过来。就这样,希克斯成了奥运史上第一个服用兴奋剂的人。

    今年10月7日的时候,奇幻熊在官方网站公布了美国体育官员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马修-费多鲁克博士的通信文件,称USADA帮助运动员以医疗豁免权名义使用禁药。共有超过200名美国运动员得到USADA帮助获得医疗豁免权,仅在2015年反兴奋剂机构就曾开出583张禁药许可证,多名运动员不止使用一种药物。其中促进肌肉增长的合成类固醇、常用于速降体重与遮掩其他兴奋剂的利尿剂等均为世界反兴奋剂名录中严令禁止服用的药物。自行车、田径、铁人三项、游泳和滑雪为申请医疗豁免最多的五个项目,而这些项目正是比赛中兴奋剂的重灾区。

    俄国黑客组织魔幻熊声称:“在仔细研究侵入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数据库后,我们查明,大量美国运动员的药检结果为阳性。里约奥运会的一些优胜者在获得以治疗目的用药的允许后定期服用禁药。换句话说,他们有服用禁药的许可。这再次证明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与国际奥委会科学部的腐败和虚伪。”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常年给拜尔斯放通行证的治疗多动症的药物,其功效是增强注意力,但它还有一个副作用是延缓发育。这样的功效简直太适合一个体操运动员吃来做兴奋剂了。反而如果是从治病角度讲,这个药绝对不是治疗多动症的首选,至少这一条就不符合WADA开通行证的药物必须“不可替代”的要求。更何况,拜尔斯不只是8月药检有问题,在里约奥运会女子全能决赛,跳马决赛,平衡木决赛,自由操决赛,六天内四个决赛里,她包揽三金一铜,然而通通赛后药检成阳性,而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还在为她隐瞒。所以呢,这件事就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本文由买球网站发布于网球相关,转载请注明出处:俄黑客入侵WADA数据库,到底是谁在使用

    关键词: 正规买球网站 推荐买球网站